争做企业创新的推动者 争做企业决策的参与者 争做企业文化的建设者 争做企业思想政治工作的引领者
站内搜索
标题
来源
家国情怀——中国人的信仰
日期:2019-08-09  来源:党建网  作者:

书名:家国情怀——中国人的信仰

作者:刘哲昕  著

出版社:学习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9年4月

ISBN:978-7-5147-0896-7

 内容介绍

作者刘哲昕采用对话体形式,通过一场时空交错的以信仰为题的虚拟对话,用心和笔描绘了中华民族的爱与恨、灵与魄。作者以一种思辨的力量,对于家国情怀之于中国人的意义进行了深层的剖析和独到的解读,同时也回应了一些在中国人的信仰问题上的曲解和表面化的认识,进而凸显了家国情怀这一命题所具有的时代意义。

全书构思精巧,形式新颖,读起来让人耳目一新,细细品味又令人信服,是一本能够启发思考、触动心弦、催人向上的好书。

作者简介

刘哲昕,男,1973年出生于福建,中国浦东干部学院学术委员会委员、法律与人文综合教研部主任,教授。2004年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获法学博士学位。多年来致力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研究,著有《文明与法治——寻找一条通往未来的路》《精英与平民——中国人的民主生活》《法治才是硬道理——从法治思维到命运共同体》等作品。

所著《我们为什么自信》于2018年荣获第四届全国党员教育培训教材展示交流活动的“创新教材”奖。

 

1. 〖生命何其之有限,世界何其之无限。在这有限和无限之间,人类遭遇到了自己的终极性矛盾——生与死的矛盾,有限和无限的矛盾。所谓信仰,就是人类超越生命限度的本能。〗

2. 〖所谓信仰,就是在你生命中找到比你生命更加高贵的东西,在必要的时候,宁可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去成全和捍卫它。如果有必要,一个中国母亲会毫不犹豫地牺牲自己的生命,去保卫她的孩子。〗

 3. 〖家国情怀就是中国人的信仰,它不是宗教的,却是如假包换的信仰。“家”是生命的接力,突破的是生命纵向的限度;“国”是生命的互助,突破的是生命横向的限度。纵横交织,经纬交错,织成一张生命之网。〗

4. “中国是包括固有之二十八省、蒙古、西藏而成之整个国土,中华民族是由我汉、满、蒙、回、藏及其他各民族而成的整个大国族。日本帝国主义肆意武力侵略,其目的实欲亡我整个国家,奴我整个民族,凡我任何一部分土地,任何一部分人民,均无苟全侥存之理。”〗

5. 〖给孩子最好的财产不是钱,不是权,而是一个好社会和一个好人格。所有人都应该牢牢记住:社会才是你的第一财产,社会是那个1”,其他东西都是后面的“0”。〗

6. 〖一个好社会,理应是“公”与“私”的辩证统一,是“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是“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共产主义理想是天下大同理想站在人类文明肩膀上的2.0版本。〗

7. 〖一个民族的历史越苦难,她的宗教往往就越发达。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以人文情怀为主,宗教信仰为辅的社会;而欧洲自古以来就是一个以宗教信仰为主,以人文情怀为辅的社会。〗

8. 〖每个中国人的世界里,都有着4个同心圆的命运共同体,由内而外,依次扩展——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共产主义是家国情怀的自然进化和必然延伸,它们之间是连续而又统一的关系。〗

9.〖共产主义是我们的信仰,社会主义是我们的生活。没有崇高信仰的指引,我们终究无法建设美好的生活;没有美好生活的托举,我们终究无法保持崇高的信仰。〗

 部分内容

阿依古丽:叔叔,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些先辈,是他们用最勇敢的牺牲换来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我为自己是一名中国人而感到无比的骄傲!

我:你们能这样想,叔叔感到很欣慰。这就是中国人对这个国家最崇高和最真挚的情感。如果说信仰是对自我生命的超越,那么在这些以死殉国的中国人身上,我们分明地感受到了一种超越,一种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兴亡甘愿牺牲自己生命的超越。这种超越是如此的遥远,遥远到我们可以从忧愤跳江的屈原身上看到;这种超越又是如此的真实,真实到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感受到自己的灵魂深处也在强有力地搏动着它。如果我们中国人没有信仰,如果每个中国人都把自己的生命看成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那么在那个敌强我弱的危难时刻,他们最好的策略就应该是投降,做亡国奴,而不是明知不敌,也要以死相拼。

小安:没错。完全可以相信,这些中国人之所以会明知不敌,也要以死相拼,一定是因为在他们的生命中,还有比自己的生命更加高贵的东西。

我:这就是中国人的“家”,这就是中国人的“国”,这就是中国人的家国情怀。“家”是生命的接力,突破的是生命纵向的限度;“国”是生命的互助,突破的是生命横向的限度。

丹尼尔:家是生命的接力,国是生命的互助。

我:是的。什么叫做“生命的接力”?——你死了,你的孩子还活着;孩子死了,孩子的孩子还活着……只要这条生命之链接力不断,你的生命限度就是不断被突破,被超越的。那么,什么叫做“生命的互助”?——假如地震突然来临,你被困在废墟底下,侥幸不死。然而,在你的头顶之上有几千斤重的废墟。凭借你个人的生命力量,是甭想逃生了;凭借“家”的力量呢?也甭想逃生了。这时候,许多中国人来了。当他们冒着生命的危险,将废墟掀开,将你救出的一刹那,请问,你的生命限度是不是被超越的?没错,因为这个生命与那个生命挽起手来,互助了。所以啊,这个国家越大,这种互助的力量就越强大;这个国家越团结,这种互助的力量就越可靠。毫无愧色地说,中国拥有全世界最为强大和可靠的互助力量。公元79年,仅仅一场维苏威火山大爆发,就让庞贝古城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从此世人不知何为庞贝。一直到1700年之后,人们偶然从10米之深的火山灰下挖出了庞贝遗址,才知道庞贝古城的真实所在。完全可以想象,一场8.0级的地震若是发生在一个弹丸小国,至少可以让这个国家几十年缓不过劲来。然而发生在中国,我们仅仅用了不到3年时间就重建成功。丹尼尔先生,您知道在这场史诗级的灾后重建中,全国人民为四川灾区投入了多少吗?

丹尼尔:这个数据我了解过:3年重建,四川全省142个受灾县用于灾后重建和发展重建的资金达到了1.7万亿人民币,太不可思议了。

我:是的,除了钱,还有人。那3年,全国对口援建的队伍齐聚地震灾区,夜以继日,不眠不休,有人甚至为此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因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汶川地震的大救援和大重建,堪称人类文明史上一次极其辉煌的互助运动。中国是四大文明古国中唯一走到了今天的国家——当年跟我们一起出发的,全都不在了;现在跟我们站在一起的,没有一个是跟我们一起出发的。丹尼尔先生,每个中国人的生命无疑也是短暂的,如果中国人没有信仰,如果每个中国人都是以自己短暂的生命限度来计算自己生命价值的话,那么他们怎么可能愿意在这个国家跌入深渊的时候,为了这个国家的重新崛起而牺牲自己的生命呢?这个铁一般的事实无可辩驳地证明:中华民族是全世界最有信仰的民族。

丹尼尔:刘教授,您的逻辑实在是太雄辩了,我实在是找不出什么理由来反驳您。

我:丹尼尔先生,哪里是我的逻辑雄辩,是中华民族风雨同舟5000年的历史事实胜过了雄辩。

丹尼尔:如果把信仰理解成对生命限度的一种超越,理解成宁可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去捍卫的一种情感,那么我不得不承认,中国人的“家国情怀”的确也称得上是一种信仰。还有,刘教授,您刚才讲的那些故事真的很有力量。作为一个朋友,我真诚地向中国人的这种勇敢和牺牲的精神致以崇高的敬意。

我:谢谢丹尼尔先生,我们终于达成共识了。

小安:我也要谢谢您,刘教授,今天的谈话让我热血沸腾。从此以后我相信了,我们中国人是有信仰的,那就是穿越了5000年历史风雨依旧本色不改的“家国情怀”。

我:是的,小安。还有一点十分重要,那就是——家国情怀是彼此交织,不可分割的。“家”的接力突破的是生命纵向的限度,“国”的互助突破的是生命横向的限度。纵横交织,经纬交错,方可织成一张生命之网。置身于这张生命之网,中国人就如同希腊神话中大地之神盖亚的儿子安泰俄斯一样,只要双脚不离开大地,就永远不可能被打败,因为他可以从大地母亲那里汲取无穷无尽的力量。置身于这张生命之网,“年且九十”的愚公说:“虽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孙;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而山不加增,何苦而不平?”是啊,王屋太行虽大,也是个有限的范畴;人的生命虽小,只要接力不断,就是一个无限的范畴。用我的无限来对付你的有限,“何苦而不平”?如果愚公不相信生命会接力,恐怕连第一锄头都挖不下去的,山多大啊。然而愚公相信!置身于这张生命之网,年仅28岁的夏明翰说:“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如果革命者不相信革命事业会接力,那么他们的牺牲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革命尚未成功,他们却即将死去。然而革命者相信!置身于这张生命之网,鲁迅先生说:“老的让开道,催促着,奖励着,让他们走去。路上有深渊,便用那个死填平了,让他们走去。少的感谢他们填了深渊,给自己走去;老的感谢他们从我填平的深渊上走去。明白了这事,便从幼到壮到老,都欢欢喜喜地过去;而且一步一步,多是超过祖先的新人。这是生物界正当开阔的路!人类的祖先,都已这样做了。”鲁迅先生还说了:“自己背着因袭的重担,肩住了黑暗的闸门,放他们到光明开阔的地方去;从此幸福的度日,合理的做人。”鲁迅先生要放谁到光明开阔的地方去?这篇文章的题目叫——《怎样做父亲》。鲁迅先生是要放孩子们到光明开阔的地方去,以父亲的名义。那么,今天我们的前路上还有深渊吗?还有闸门吗?没有关系。今天啊,过去少的已经成为老的,我们已经成为他们了。如果有必要,我相信我们也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填平那深渊,肩住那闸门,放我们的孩子到更加光明开阔的地方去,从此,更加幸福的度日,更加合理的做人。这是中华民族正当开阔的路,我们的祖先,早就这样做了。再有人来问我们:“你们中国人有信仰吗?”我们的回答是:当然有了,家国情怀就是中国人的信仰,它不是宗教的,却是如假包换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