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做企业创新的推动者 争做企业决策的参与者 争做企业文化的建设者 争做企业思想政治工作的引领者
站内搜索
标题
来源
李大钊被捕后,他们四下托关系,想方设法延缓审判......
日期:2021-05-17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

在北京市档案馆举办的“播火——李大钊革命活动档案史料展”中,展示有1927年4月28日被奉系军阀杀害的李大钊等二十位革命烈士的照片,其中有一位人们不太熟悉的革命烈士方伯务。

方伯务

方伯务这个名字对我来说并不陌生,我的父亲李苦禅曾多次提到他。新文化运动期间,父亲来到北京,他进步思想的形成不仅来源于李大钊、陈独秀等革命先驱的慷慨演讲,也深受同学方伯务的影响。

方伯务是李大钊的忠实追随者,他与李苦禅(时名李英杰,字超三)同一年(1922年)考入国立北京艺术专门学校,李苦禅在西画系学习,方伯务在中国画系学习,二人均受过齐白石的教导,故此相熟。方伯务曾有《四时花卉画册》石印本印行,也在宣武门内的博识画店出售过作品,以此维持生计。在校期间,他经常宣传李大钊的革命观点,倡导建立一个苏俄式的、劳工神圣的、人民当家做主的、人人平等的、永远消灭军阀官僚的、没有压迫剥削的、劳动大众的新中国,他还积极参加和组织爱国学生运动,因而受到了共产党组织的关注,在1924年被吸收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入党后,他组织在校的部分同学参加了李大钊领导的“三一八”斗争。1926年4月,经李大钊推荐,方伯务到改组后的国民党北京特别市党部工人部,担任北京市车业工会主席。同年6月,他从北京艺专毕业并留校任教,将大量精力投入到工人革命运动中。1927年3月,方伯务被军阀逮捕,4月28日,他与李大钊等人在京师看守所被杀害,就义时年仅三十一岁。

北京艺专同学录

方伯务英勇就义后,被安葬于湖南义园,齐白石亲题“衡山方伯务之墓”,以寓悲情。就在当年,方伯务的师友迅速收集他的遗作,于他牺牲一周年之际,以国立北京艺术专门学校为“总发行处”出版了《衡山方舟画册》,印刷者是怀英照相制版刷印局,分售处则为怀英照相制版刷印局、各大书局和各大学校号房,凌文渊为此题道“此为伯务之遗墨也……审定付印,可为不负亡多矣!丁卯七月”。冯臼则题其《桃花》:“桃花依旧在,流水去不还。几回揩老眼,披图带泪看。丁卯秋。”题其《古松图》:“郁郁苍松屈曲蟠,饕风虐雪太摧残。衡山亦有千年树,留与幽禽画里看。丁卯秋。”而后又在其《残梅图》上题“伯务尝以此幅示余……殒年三十而不能竟其功。惜哉”!我藏有一册《衡山方舟画册》,将其视为革命文物。

衡山方舟画册

还有一件文物,是我父亲保存的一本1928年印刷的艺专同学录,他视此物如珍宝,曾对我一一讲述上面所记人物。艺专同学录中,每位学生的姓名下方都有籍贯、住址等项,唯独方伯务的名字下方是空白的,原因大致有二,一是他原本于1896年出生在湖南衡山的一个富裕书香家庭,但他1913年冲破封建家规,与贫家女子自由结婚,被父母斥为“逆子”,与家乡渐行渐远;二是此前他一直参加革命活动,为防止当局追究行迹,不便填写个人信息,艺专同学录印刷时方伯务业已牺牲。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我找出家中珍藏,向更多人介绍方伯务,他不仅是一位为国家、为民族、为人民英勇献身的斗士,也是一位创造圣洁之美的画家。但他留下的作品实在是太少了,这真是个遗憾,我希望他的作品不要被埋没,能够隆重展出并且结集出版。

父亲还和我讲过当年社会贤达营救李大钊的故事。1921年后,捷克斯洛伐克人、齐白石的挚友、时任北京艺专西画客座教授的沃伊捷赫·齐蒂尔和一些外国友人非常尊敬李大钊,也很同情中国的进步学生运动,在得知李大钊及其同志、学生被捕后,齐蒂尔等人四下托关系,想方设法延缓审判,但传来的信息令他们大失所望:“此事由张作霖直接处置,不容任何人说情。”父亲记得当李大钊等人被押往西交民巷行刑时,有很多民众聚集送行,父亲和齐蒂尔以及瑞士银行的一位外国友人则在一栋洋楼的窗户前伫立。目送着行将就义的革命志士,齐蒂尔泪流满面,捶胸顿足,长叹不已。

1978年,我们全家住进南沙沟大院,和许多老同志成了邻居,这其中就有李大钊之子李葆华一家,记得父亲在世时还和李葆华谈及当年亲历的场景。如今,我和李葆华的女儿李乐群、女婿张建国仍是邻居和好友,经常在一起回忆前辈的足迹,以鼓励自己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