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做企业创新的推动者 争做企业决策的参与者 争做企业文化的建设者 争做企业思想政治工作的引领者
站内搜索
标题
来源
千古诗意若耶溪
日期:2022-08-01  来源: 北京日报  作者:

李白说:“遥闻会稽美,且度耶溪水。”中国之大,奔腾于峡谷山间的溪流,何止千千万万。但有着如此多的传说和故事,有着如此多的不朽诗篇,若耶溪独一无二,直与黄河、长江这些大川大河相颉颃。若耶溪,绍兴城南,发源于若耶山,流入鉴湖,几十公里长。“若耶”(又名若邪、耶溪)一名源自古越音,既有越地才有的音律之美,又充满古老的神秘感,名称典雅优美,历史底蕴丰厚,人文气息浓郁,成为文化地理学上一个极为耀眼的存在。

王金辉 作图

不只是一条江南名溪,不只是浙东“唐诗之路”上的一个节点——如果这么认为,那就低估了若耶溪。它是名副其实的中国第一“诗溪”。

写若耶溪的诗歌,灿若繁星。谢灵运、贺知章、孟浩然、崔颢、李白、杜甫、綦毋潜、白居易、刘长卿、贾岛、温庭筠、王安石、梅尧臣、苏东坡、秦观、陆游、杨万里、辛弃疾、王冕、王守仁、徐渭、王世贞、吴伟业……要是编一套《若耶诗词全集》,应该是很厚的。

写得最多的人自然是陆游,以“若耶”“若耶溪”入题或入诗的至少几十首。陆游是绍兴人,没得说。可是从四川来的大诗人李白也为若耶溪写了一堆的诗:“耶溪采莲女,见客棹歌回”“镜湖水如月,耶溪女似雪”“若耶溪傍采莲女,笑隔荷花共人语”……比他写自己故乡的诗还多。

要特别记住南北朝诗人王籍,他比李白早两百年。以若耶溪为题材,第一首最著名的诗是王籍写的《入若耶溪》。其中“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一联是千古名句,放在唐朝也是一流的。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是因为若耶溪。被誉为“地方志鼻祖”的《越绝书》说:“若耶溪而出铜也”“若耶之溪,涸而出铜”,铸剑鼻祖欧冶子用这里的铜加上其他地方的铁铸成了“天下第一剑”湛卢剑。史载,欧冶子为越王勾践铸造了五把宝剑,分别是:湛卢、纯钧、胜邪、鱼肠、巨阙;又为楚昭王铸了三把宝剑:龙渊(后名龙泉)、泰阿、工布。他还是铸剑师莫邪的父亲、干将的岳父,开创了中国冷兵器的先河。他铸造的这些宝剑,某种意义上改变了中国的历史,刀光剑影、波谲云诡,每一把宝剑都是一个故事。

“天下第一剑”湛卢剑最为有名。此剑三年铸成,“剑之成也,精光贯天,日月斗耀,星斗避怒,鬼神悲号”。战国争雄,此剑所向披靡,大放异彩,自然是不言而喻的。此后,这把宝剑时隐时现。唐代名将薛仁贵、南宋抗金名将岳飞,相传都曾使用过此剑。岳飞之后,湛卢剑下落不明。

有人想用土地、城池和千匹骏马去换纯钧剑,越王动心了。懂剑者告诉越王,即便这些城池装满了金子,即便这些河流装满了珠玉,都不足以去换纯钧剑。于是越王拒绝了诱惑。

西施,中国“四大美女”之一。西施浣纱而沉鱼的地方有两种说法,或浦阳江,或若耶溪。至于西施采莲,大概就是在绍兴,毕竟若耶溪是中国的采莲之源。

李白的《子夜吴歌·夏歌》:“镜湖三百里,菡萏发荷花。五月西施采,人看隘若耶。回舟不待月,归去越王家。”这首诗写西施采莲,画面呼之欲出,就像一部微电影。“人看隘若耶”,是写围观的人太多,把若耶溪两边都挤窄了。从那之后,采莲成了若耶溪的传统。写采莲的诗词,不可胜数,都美到了极点。采莲是古代江南的一个产业,但若耶溪,始终是采莲的发源地、代表地。宋代诗人秦观的《采莲》开篇写的就是若耶溪:“若耶溪边天气秋,采莲女儿溪岸头。”一直到清代,朱彝尊《越江词》,仍然不忘记西施采莲:“山围江郭水平沙,过雨轻舟泛若耶。一自西施采莲后,越中生女尽如花。”

除了西施之外,若耶溪还流淌着太多的传说和故事,故事的主角有帝王,有高僧,有诗人,有官宦,有隐士……试举一例,传说汉太尉郑弘少年时以砍柴为生,一日,他在若耶溪边拾得一箭,归还箭主人。箭主乃神人,问其愿。郑弘谓,愿早刮南风、暮刮北风,以利山民运舟。此地果然出现朝南风暮北风,当地人称为樵风。与其他传说相比,这个故事充满了人文关怀。

殊为可惜的是,后来不知何故,若耶溪改名为平淡无奇的平水江。与若耶溪这般名满华夏相比,那终究是逊色多了。